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2020诺贝尔医学奖:空白半世纪的丙肝疫苗,何时面世?

2020诺贝尔医学奖:空白半世纪的丙肝疫苗,何时面世?

  • 分类:行业资讯
  • 作者:
  • 来源:新浪医药
  • 发布时间:2020-10-12
  • 访问量:114

【概要描述】导读:传染病的消灭,最终依靠的只有疫苗?丙肝疫苗30年研发之路为何如此坎坷?

北京时间10月5日下午5点34分许,2020年诺贝尔医学奖揭晓。美国和英国科学家HarveyJ.Alter、MichaelHoughton、CharlesM.Rice获奖,以表彰他们“发现丙型肝炎病毒”。

 

作为导致世界各地的人罹患肝硬化和肝癌的最主要全球健康问题之一。业内普遍认为肝癌的发生是呈一种连续性的病变的,一般会经历肝炎(各种类型)—肝硬化—肝癌这样的顺序。早在2017年世卫组织就把丙肝病毒列入了一类致癌物的清单中。

 

今年的三名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的发现,揭示了其余慢性肝炎病例的原因,并使验血和新药物成为可能,让直接作用于丙肝的抗病毒药物研发成为可能。也是历史上第一次可以治愈这项疾病,已有数百万丙肝患者的生命得到挽救。

 

但就是这个早在30年前致病因素就已明白的疾病,却在如今也没有相关疫苗问世?与艾滋病疫苗、流感病毒疫苗一起被列为疫苗开发失败的典型。

 

发现30年,却至今未有疫苗问世的根本原因

 

就目前研究结果显示,阻挡丙肝疫苗问世,有4大病毒特征至关重要。

 

1、变化多端

 

与甲肝、乙肝和戊肝疫苗早早问世不同,由于丙肝病毒基因组的多变性,7种不同的基因型和多达67种亚型,基因型之间的核苷酸差异度高达30%~35%。

 

期望以单价疫苗,来有效预防病毒所有基因型的感染,基本成为不可能,目前主要研发考虑方向,要么是找到保守的病毒表位作为疫苗靶点,要么就像宫颈癌(HPV)疫苗那样,发展多价疫苗。

 

2、不好培养

 

由于丙肝病毒的体外细胞培养的困难度,就连体外感染细胞都做不到,更何况扩增。目前主要依靠分子生物学的方法,克隆出了这种新型病毒。

 

大量病毒颗粒的难以获取,导致难以制造出符合需求的灭活或减毒疫苗,更难扩大到商业生产的规模,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3、难以清除

 

疫苗其实是模拟自然感染的过程,激活人体的免疫系统。由于丙肝病毒感染中,仅20%~40%能自然清除病毒,其余人则会遭受持续终身的慢性化感染。

 

参考艾滋病0%的自然清除率,丙肝虽不到艾滋疫苗那样的“地狱级”难度。但也远比其他几种肝炎困难。

 

但同时,只要有一部分患者能自然清除病毒,就意味着我们仍有希望激活人体的免疫潜能,来对抗这种病毒。

 

4、缺乏模型

 

由于丙肝病毒的自然宿主单一,仅人类和黑猩猩具备感染可能。但依靠黑猩猩作为实验动物却又被明文禁止,导致相关的动物试验很难开展,纯粹依靠基因编辑小鼠模型等开展研究工作,效果实在欠佳。

 

丙肝药物治愈率高,企业与政府研发意愿不强

 

另一方面,由于政府普遍认为目前丙肝是可以被药物治愈的,导致相关政府研发意愿与科研投入下降,相比主动研发丙肝疫苗,更多的企业会选择更为保险的丙肝治疗药物研发。

 

虽说近些年来,中国丙肝的治疗成本普遍下降明显,2019年11月,由于《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的发布,有效降低了吉利德、默沙东两家药企的3款丙肝特效药——丙通沙、夏帆宁、择必达的价格(5万元降至1万元)。

 

并且在《丙型肝炎防治指南(2019年版)》仍有多种药物被作为丙肝抗病毒治疗的首选,药物治疗效果与负担较前几年变化巨大。但同时,丙肝药物治疗靶点不足、作用力度不足、病情长期反复以及自费治疗费用高等等因素仍为得到较好的发展,劣势明显。

 

据世卫组织统计,截至2018年,全球HCV的感染率约为3%,约1.8亿人感染HCV,中国感染人口约4000万人。“对抗丙肝病毒,仅靠药物治疗仍然不够,还需要从预防开始入手。真正意义上消灭一个传染病,疫苗始终是唯一选择,希望这次诺奖授予丙肝病毒的发现,能够推动丙肝疫苗的研发”多数行业人士均如此表示。

 

丙肝企业布局或将在未来被疫苗代替

 

2020年6月30日吉利德公司宣布,被称为“吉四代”的索磷维伏片(商品名:沃士韦,索磷布韦400mg/维帕他韦100mg/伏西瑞韦100mg)在中国上市。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含直接抗病毒药物(DAA)方案失败的患者,包括无肝硬化或伴代偿性肝硬化的成人慢性丙型肝炎病毒(HCV)感染。

 

包括吉利德以往上市的一二三代丙肝药,以及默沙东、艾伯维、歌礼制药等药企的抗病毒治疗药物。抗病毒治疗是治疗丙肝的有效手段,药企也上市了多款丙肝药物。

 



图片来源:新浪医药新闻

 

试想,如若全球第一款丙肝疫苗能够问世,丙肝得以消灭,如今的丙肝治疗市场格局又会面临如何的变化,至少对于吉利德、默沙东、艾伯维、歌礼制药等大型企业的丙肝布局影响明显,借此次诺贝尔医学奖的炒作,部分网友表示:“得丙肝疫苗者,得天下”也并非毫无道理!

2020诺贝尔医学奖:空白半世纪的丙肝疫苗,何时面世?

【概要描述】导读:传染病的消灭,最终依靠的只有疫苗?丙肝疫苗30年研发之路为何如此坎坷?

北京时间10月5日下午5点34分许,2020年诺贝尔医学奖揭晓。美国和英国科学家HarveyJ.Alter、MichaelHoughton、CharlesM.Rice获奖,以表彰他们“发现丙型肝炎病毒”。

 

作为导致世界各地的人罹患肝硬化和肝癌的最主要全球健康问题之一。业内普遍认为肝癌的发生是呈一种连续性的病变的,一般会经历肝炎(各种类型)—肝硬化—肝癌这样的顺序。早在2017年世卫组织就把丙肝病毒列入了一类致癌物的清单中。

 

今年的三名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的发现,揭示了其余慢性肝炎病例的原因,并使验血和新药物成为可能,让直接作用于丙肝的抗病毒药物研发成为可能。也是历史上第一次可以治愈这项疾病,已有数百万丙肝患者的生命得到挽救。

 

但就是这个早在30年前致病因素就已明白的疾病,却在如今也没有相关疫苗问世?与艾滋病疫苗、流感病毒疫苗一起被列为疫苗开发失败的典型。

 

发现30年,却至今未有疫苗问世的根本原因

 

就目前研究结果显示,阻挡丙肝疫苗问世,有4大病毒特征至关重要。

 

1、变化多端

 

与甲肝、乙肝和戊肝疫苗早早问世不同,由于丙肝病毒基因组的多变性,7种不同的基因型和多达67种亚型,基因型之间的核苷酸差异度高达30%~35%。

 

期望以单价疫苗,来有效预防病毒所有基因型的感染,基本成为不可能,目前主要研发考虑方向,要么是找到保守的病毒表位作为疫苗靶点,要么就像宫颈癌(HPV)疫苗那样,发展多价疫苗。

 

2、不好培养

 

由于丙肝病毒的体外细胞培养的困难度,就连体外感染细胞都做不到,更何况扩增。目前主要依靠分子生物学的方法,克隆出了这种新型病毒。

 

大量病毒颗粒的难以获取,导致难以制造出符合需求的灭活或减毒疫苗,更难扩大到商业生产的规模,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3、难以清除

 

疫苗其实是模拟自然感染的过程,激活人体的免疫系统。由于丙肝病毒感染中,仅20%~40%能自然清除病毒,其余人则会遭受持续终身的慢性化感染。

 

参考艾滋病0%的自然清除率,丙肝虽不到艾滋疫苗那样的“地狱级”难度。但也远比其他几种肝炎困难。

 

但同时,只要有一部分患者能自然清除病毒,就意味着我们仍有希望激活人体的免疫潜能,来对抗这种病毒。

 

4、缺乏模型

 

由于丙肝病毒的自然宿主单一,仅人类和黑猩猩具备感染可能。但依靠黑猩猩作为实验动物却又被明文禁止,导致相关的动物试验很难开展,纯粹依靠基因编辑小鼠模型等开展研究工作,效果实在欠佳。

 

丙肝药物治愈率高,企业与政府研发意愿不强

 

另一方面,由于政府普遍认为目前丙肝是可以被药物治愈的,导致相关政府研发意愿与科研投入下降,相比主动研发丙肝疫苗,更多的企业会选择更为保险的丙肝治疗药物研发。

 

虽说近些年来,中国丙肝的治疗成本普遍下降明显,2019年11月,由于《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的发布,有效降低了吉利德、默沙东两家药企的3款丙肝特效药——丙通沙、夏帆宁、择必达的价格(5万元降至1万元)。

 

并且在《丙型肝炎防治指南(2019年版)》仍有多种药物被作为丙肝抗病毒治疗的首选,药物治疗效果与负担较前几年变化巨大。但同时,丙肝药物治疗靶点不足、作用力度不足、病情长期反复以及自费治疗费用高等等因素仍为得到较好的发展,劣势明显。

 

据世卫组织统计,截至2018年,全球HCV的感染率约为3%,约1.8亿人感染HCV,中国感染人口约4000万人。“对抗丙肝病毒,仅靠药物治疗仍然不够,还需要从预防开始入手。真正意义上消灭一个传染病,疫苗始终是唯一选择,希望这次诺奖授予丙肝病毒的发现,能够推动丙肝疫苗的研发”多数行业人士均如此表示。

 

丙肝企业布局或将在未来被疫苗代替

 

2020年6月30日吉利德公司宣布,被称为“吉四代”的索磷维伏片(商品名:沃士韦,索磷布韦400mg/维帕他韦100mg/伏西瑞韦100mg)在中国上市。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含直接抗病毒药物(DAA)方案失败的患者,包括无肝硬化或伴代偿性肝硬化的成人慢性丙型肝炎病毒(HCV)感染。

 

包括吉利德以往上市的一二三代丙肝药,以及默沙东、艾伯维、歌礼制药等药企的抗病毒治疗药物。抗病毒治疗是治疗丙肝的有效手段,药企也上市了多款丙肝药物。

 



图片来源:新浪医药新闻

 

试想,如若全球第一款丙肝疫苗能够问世,丙肝得以消灭,如今的丙肝治疗市场格局又会面临如何的变化,至少对于吉利德、默沙东、艾伯维、歌礼制药等大型企业的丙肝布局影响明显,借此次诺贝尔医学奖的炒作,部分网友表示:“得丙肝疫苗者,得天下”也并非毫无道理!

  • 分类:行业资讯
  • 作者:
  • 来源:新浪医药
  • 发布时间:2020-10-12
  • 访问量:114
详情

导读:传染病的消灭,最终依靠的只有疫苗?丙肝疫苗30年研发之路为何如此坎坷?

北京时间10月5日下午5点34分许,2020年诺贝尔医学奖揭晓。美国和英国科学家HarveyJ.Alter、MichaelHoughton、CharlesM.Rice获奖,以表彰他们“发现丙型肝炎病毒”。

 

作为导致世界各地的人罹患肝硬化和肝癌的最主要全球健康问题之一。业内普遍认为肝癌的发生是呈一种连续性的病变的,一般会经历肝炎(各种类型)—肝硬化—肝癌这样的顺序。早在2017年世卫组织就把丙肝病毒列入了一类致癌物的清单中。

 

今年的三名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的发现,揭示了其余慢性肝炎病例的原因,并使验血和新药物成为可能,让直接作用于丙肝的抗病毒药物研发成为可能。也是历史上第一次可以治愈这项疾病,已有数百万丙肝患者的生命得到挽救。

 

但就是这个早在30年前致病因素就已明白的疾病,却在如今也没有相关疫苗问世?与艾滋病疫苗、流感病毒疫苗一起被列为疫苗开发失败的典型。

 

发现30年,却至今未有疫苗问世的根本原因

 

就目前研究结果显示,阻挡丙肝疫苗问世,有4大病毒特征至关重要。

 

1、变化多端

 

与甲肝、乙肝和戊肝疫苗早早问世不同,由于丙肝病毒基因组的多变性,7种不同的基因型和多达67种亚型,基因型之间的核苷酸差异度高达30%~35%。

 

期望以单价疫苗,来有效预防病毒所有基因型的感染,基本成为不可能,目前主要研发考虑方向,要么是找到保守的病毒表位作为疫苗靶点,要么就像宫颈癌(HPV)疫苗那样,发展多价疫苗。

 

2、不好培养

 

由于丙肝病毒的体外细胞培养的困难度,就连体外感染细胞都做不到,更何况扩增。目前主要依靠分子生物学的方法,克隆出了这种新型病毒。

 

大量病毒颗粒的难以获取,导致难以制造出符合需求的灭活或减毒疫苗,更难扩大到商业生产的规模,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3、难以清除

 

疫苗其实是模拟自然感染的过程,激活人体的免疫系统。由于丙肝病毒感染中,仅20%~40%能自然清除病毒,其余人则会遭受持续终身的慢性化感染。

 

参考艾滋病0%的自然清除率,丙肝虽不到艾滋疫苗那样的“地狱级”难度。但也远比其他几种肝炎困难。

 

但同时,只要有一部分患者能自然清除病毒,就意味着我们仍有希望激活人体的免疫潜能,来对抗这种病毒。

 

4、缺乏模型

 

由于丙肝病毒的自然宿主单一,仅人类和黑猩猩具备感染可能。但依靠黑猩猩作为实验动物却又被明文禁止,导致相关的动物试验很难开展,纯粹依靠基因编辑小鼠模型等开展研究工作,效果实在欠佳。

 

丙肝药物治愈率高,企业与政府研发意愿不强

 

另一方面,由于政府普遍认为目前丙肝是可以被药物治愈的,导致相关政府研发意愿与科研投入下降,相比主动研发丙肝疫苗,更多的企业会选择更为保险的丙肝治疗药物研发。

 

虽说近些年来,中国丙肝的治疗成本普遍下降明显,2019年11月,由于《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的发布,有效降低了吉利德、默沙东两家药企的3款丙肝特效药——丙通沙、夏帆宁、择必达的价格(5万元降至1万元)。

 

并且在《丙型肝炎防治指南(2019年版)》仍有多种药物被作为丙肝抗病毒治疗的首选,药物治疗效果与负担较前几年变化巨大。但同时,丙肝药物治疗靶点不足、作用力度不足、病情长期反复以及自费治疗费用高等等因素仍为得到较好的发展,劣势明显。

 

据世卫组织统计,截至2018年,全球HCV的感染率约为3%,约1.8亿人感染HCV,中国感染人口约4000万人。“对抗丙肝病毒,仅靠药物治疗仍然不够,还需要从预防开始入手。真正意义上消灭一个传染病,疫苗始终是唯一选择,希望这次诺奖授予丙肝病毒的发现,能够推动丙肝疫苗的研发”多数行业人士均如此表示。

 

丙肝企业布局或将在未来被疫苗代替

 

2020年6月30日吉利德公司宣布,被称为“吉四代”的索磷维伏片(商品名:沃士韦,索磷布韦400mg/维帕他韦100mg/伏西瑞韦100mg)在中国上市。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含直接抗病毒药物(DAA)方案失败的患者,包括无肝硬化或伴代偿性肝硬化的成人慢性丙型肝炎病毒(HCV)感染。

 

包括吉利德以往上市的一二三代丙肝药,以及默沙东、艾伯维、歌礼制药等药企的抗病毒治疗药物。抗病毒治疗是治疗丙肝的有效手段,药企也上市了多款丙肝药物。

 

image.png

图片来源:新浪医药新闻

 

试想,如若全球第一款丙肝疫苗能够问世,丙肝得以消灭,如今的丙肝治疗市场格局又会面临如何的变化,至少对于吉利德、默沙东、艾伯维、歌礼制药等大型企业的丙肝布局影响明显,借此次诺贝尔医学奖的炒作,部分网友表示:“得丙肝疫苗者,得天下”也并非毫无道理!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联系我们

 

太康海恩药业有限公司
电话:0394-6709866/15939030388
邮箱:tkhe999@126.com
地址:太康县产业聚集区

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我们

版权所有©太康海恩药业有限公司           豫ICP备17043143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郑州